位置: OCA艺术官网 > 艺术资讯 > 作品集制作 > 作品集案例分析

TOP学员 | 伦艺面试直录的大满贯选手,用平面设计为社会问题发声

2021-08-03 10:24 来源:未知

这是一场我和自己的较量

我是范范,出生的时候既没抽到上上签,也没抽到下下签。由此可能永远无法成为一个“有故事的女同学”,平稳顺遂,没有故事剩下的全是跟自己的较量

可我想做个开挂的女孩子,能精准掌握自己的人生,左手生活,右手理想。我相信当你以百分之百的决心和热情去做一件事的时候全世界都会给你让

我喜欢称自己为山川女孩——迷恋旅行,吃不消的时候就逃外面。有人说旅行是为了远方未知的风景,为了见识更多的人和事,我却认为它最大的用处在于能过滤一颗澄澈安宁的内心。二十多岁的眼睛是用来看世界的,不免会有些迷茫,也会有些无奈,却是一生中最梦幻的岁月,与其荒废,不如远走。

学业工作方面我喜欢处于强压下非常紧凑的状态,更喜欢赶着做提前做,例如我在大学期间如果第一堂课老师给了结课作业的要求,我第三节课就会把论文完成。我是心里不能堆事的性格,每天都会在便签上检查每个月需要完成的事项,一旦有一个没完成就会堵得慌。

我个人有点自虐体质,特别享受快要被逼崩溃的感觉。例如之前申请皇艺的时候有点赶,连着通宵整整两天,坐在电脑前眼睛都睁不开那可是真痛苦啊,但我异常兴奋,我做事一旦找到那种点就真的不用吃饭睡觉就是一定要做完做好才行。

我觉得人只能看见一个目标并且为之全力冲刺是一种幸福,就像我当年大学为了考中国美术学院还硬要复读一样。换一种角度来看可以说是狭隘,只看到了一条路、没有看更多的发展方向,可我觉得这种并不是每个人都有的执拗也非常可贵,即便后来依旧没能如愿我也觉得很满足。

而至于留学其实是我从高考没能如愿进入中国美术学院就开始了。说来有些可笑,因为连着两年都是一分之差,所以就立了个flag:研究生必须要上更好的艺术院校

因此大学毕业的时候即便有很多机会我也放弃了,就是必须要出去,因为第一年申请的不是很好我宁愿gap一年(因此我要比同一届同学老两岁呜呜呜)。

总之我就是那种喜欢折磨自己喜欢逼自己做一些有风险的事,家里人也会质疑我说我太会折腾,但我就是比较倔,反正不达目的不罢休。

但我其实生活中又是一个很慢节奏的人,我非常喜欢山海,就是一个很文艺的女孩子,我可以发呆一整天,我喜欢慢慢的生活,懒散,也有拖延症,所以我个人觉得自己就是人格分裂,奇奇怪怪的,不过无论如何我觉得人都是多面的吧,我一般总结自己就是自虐体质和人格分裂~

我很喜欢写东西,有自己的公众号,里面有很多散文和游记,它就像是我的一个秘密树洞。我不是一个喜欢跟别人倾诉的人,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乐观的悲观主义者,所以每当我忙完了一段日子我就会花半天的时间去发表一篇文章,看似是对人生的探讨、对他人的劝慰,但其实是我对自己的安抚,是一个自我稀释的过程。

其次我超喜欢做公益,我的所有项目基本都是针对社会特殊群体和社会问题产生的

对志愿者有强烈的情节,在大学就做了三年参加了各种活动,目前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时间报名去参加斯里兰卡的国际义工。

然后我是真的很想做动物保护的事业,我天生好像就比较容易和动物共情,以后我要是真的发达了我一定要做的就是动物保护基金会!

Q:

大满贯选手决定去哪里?

A:

伦敦传媒学院。主要是有两个原因:
1、学校与慈善机构组织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并不仅仅是跟公司合作,我个人非常关注社会话题,一直很希望能有机会做公益性设计,因此很心动。
2、其次是在官网上看到一句话“在伦敦传媒学院,我们通过发现创造性传播的新可能性来改变我们周围的世界。”我一直都希望我的设计能够在“现实世界”被人们使用并帮助到他们。所以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我们很匹配。当然主要是因为我一直相信如果这个世界注定要被人引领,为什么不能是我呢哈哈哈哈哈,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Q:
对学校老师同学有什么期待?
 
A:
我的面试官就是我们专业的老师,感觉他面试直录我的时候非常喜欢我呢!!还说等我去了跟我聊PHD的细节。
而且伦艺有设计演讲和辩论赛,为了营造批判性思维真是棒棒,有机会看到很多优秀的社会人士!

学生就不用讲了吧,那么多人被刷掉了,剩下的同学一定很优秀,我超期待跟大家做合作项目,学习更多的优点~

Q: 

聊作品集前可以分享下为什么会选择这个专业吗?
 
A:
这是一个不限制表达形式的专业,而且不仅仅是专注于品牌,在国内平面设计很大程度就是一些品牌设计之类的,但我选的这个专业就很跨界了,这是我最感兴趣的。

这个专业会涉及交互设计、服务设计、品牌和标识、广告、摄影、出版、公共关系、声音艺术和编剧等。我之所以选择继续深造是因为我还没有找到一个特别喜欢的方向,在大学主修平面设计,我知道这个专业就也很广,但是我一直都是什么都能做但是好像没有哪个是特别喜欢去做的,没能找到一个方向,所以希望能再给自己一点时间寻找心之所向

我个人一直认为一个优秀的设计师必须有勇气和力量去表达自己的观念也同时要拥有社会责任感,用设计语言去传递信息并得到社会性反馈。他们就像一个交流着,可以说像是一只只蜜蜂。

Q: 
有比较喜欢的设计师想安利给大家吗?
 
A:

我有两位非常喜欢的设计师,第一位是田中一光,日本现代设计大师,田中一光在创作中格外注意视觉元素的表意功能,感受最强烈的是他大胆的想象和表现的洗练性,而无印良品则实现了他提倡的“设计定要向社会发言”的理想。

其次是Barbara Kruger,她的创作与 Andy Warhol 的艺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同为当下生活为灵感成为简单明了的艺术创作。她是我非常崇拜的女设计师,喜欢利用简单的 Helvetica 和 Futura 字体对反消费主义、女权主义和平等的思想作出宣传

当时她的广告牌便谈及有关女性繁殖自由和厌恶女性内在化的艺术,在1989年的时候 Barbara Kruger 设计了 “Your body is abattleground” 和“Your gaze hits the side of my face” 海报,成为最有力的反抗美国撤回女性合法堕胎的声音。

我的作品集中也能找到她的影子。

Q: 

创作灵感有比较大的来源方向吗?
 
A:
我所有的灵感都来源于生活中的社会话题亲身经历或者身边的密友所经历的,再展开大量调查得来。

Q: 
你最喜欢自己的哪个项目?
 
A:
被塑造的诞生/ the manipulatedbirth

蛋在东西方文化中都有着象征生命诞生延续的相似性,蛋的破壳也往往象征着新生由内向外的突围

我做了一颗自我破壳却又“藕断丝连”的蛋,出生的我们看似冲出了壳的限制,实则依旧被千丝万缕的线条框住。

每个孩子从出生开始就是被设定好的产物,需要接受社会全方面的塑造,而作为单亲群体,我的身体上烙印着“单亲家庭”的标签,这是一种无法摆脱的印迹,就像是一条阶段性拐弯的流水生产线。

由于从小缺失正常的亲子关系范本,单亲群体的社会化过程注定大打折扣,在今后成长的方方面面也会展现出这种被限制的状态。

我曾试图去摆脱自己身上的烙印渴望得到重生,结果发现在成长的过程中早已被塑形,我依附着社会生存,因此无法改变这种强制性的个体状态。

这个项目展现了我自身从压抑痛苦到自我解脱的过程,我希望所有单亲家庭的孩子都能摆脱束缚,没有任何人能改变我们,我们必须学会独立,亲手扒开那些被粉饰的伤疤然后剪断我们赖以生存的丝丝缕缕,才能得到自我救赎。

这个项目给我最大的感受,其实无论设计师还是各类艺术家,很多打动人的作品都是建立在自身的痛苦上产生的。

就像之前《你好,李焕英》,我想我也许是能懂贾玲的心情,这个作品对自己意义非凡,很想弥补自己内心长久的遗憾,但是这个过程一定痛苦至极,因为你要重新走一遭,还要在痛苦中进行理性的思考和创作,我想这正是艺术工作者的了不起之处。

Q: 

那在完成作品的时候,遇到最大的挑战是什么?怎么解决的呢?
 
A:
装置设计,特别是那颗大蛋,但我认为最大的挑战还是我通过直面痛苦成全了整个项目。

我在给所有面试官外教或是老师讲解时,他们都告诉我能感受到整个项目贯穿着一股强大的力量,给人很深的感受力

Q: 

来聊聊在项目里带你的老师吧?
 
A:
谷曙光老师!

实际是在一个德国的平面设计研学团里认识谷老师的,当时大家玩得比较好一起拍美照啥的。

结果呢,我第一年的申请结果不尽人意,当时整个人丧失了自信,对任何机构和老师都不信任,无法正常重开项目。

后来突然想到谷老师好像也是在作品集机构里工作!就在微信上联系了,没想到她正好在南京的零创!当时我有一个学妹也报了上海零创,打听了一番说平面设计这一块零创是比较强的,再加上谷老师能力爆好,我又在迷茫的时候终于能相信一个老师了。

当年在大学专业文化都是NO1 的,结果要强的我自信心全部被摧毁,重新建立起来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我觉得谷老师就是我的命中注定吧哈哈哈哈,我觉得学生对老师只有有了觉得信任才能建立很好的师生关系,你才愿意表达观点,质疑问题并吸取建议,不至于永远患得患失。爱老师么么哒,超级感谢老师么么哒!!!!

还有姜伯伯!

这是要提的哈哈哈哈,虽然他只带了我一个项目,但是是我自己选的,因为我觉得姜伯伯的思维很英国极度重视调研

我一直知道自身缺乏对调研的理论研究,同时还觉得姜伯伯这个男老师比较狠心,不会对我心软,就很满意哈哈哈哈!于是就想着一定要留一个项目让他逼逼我帮我转转思维。谁知道姜伯伯那嘴毒的,刚开始上课我每节都心惊胆战的,动不动就扎我的心,我明明都毫无自信了谦虚得很,都没觉得自己多厉害,姜伯伯仍然每天敲打我,我去问别的女生她们说姜伯伯对他们不是这样的呜,我委屈到快自闭了。

不过姜伯伯人还是很好的哈哈哈哈,在我进入状态以后他就对我很善良了,还总是鼓励我,而且我记得当时我们申请皇艺都很晚了他还在机构陪着我们还帮我敲钉呢,可感动死我了~~

我跟小朋友也总是推荐他呢,感觉就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老父亲,不过被他敲打怕了,拿了 offer我都不敢跟他炫耀,生怕他下一句严肃的跟我说:实力嘛你肯定也是有一点的,但是嘛你自己也应该知道是走了狗屎运的!!!!!!(求问大家的心里阴影面积)

Q: 

打个广告啦~为什么选择了ARTSLINK零创呢?
 
A:
因为口碑好呀,我问了好多平面老师呢,都说零创平面强,而且我谷老师在零创,我就来零创啦。

哦对忘了最重要的,我当时报名的时候零创捡了两只小兔子,我能说我是因为兔子来的吗!!!后来还有喵喵!!!我就是六亲不认只认动物的一个人。

Q: 

分享一件在ARTSLINK零创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情吧?
 
A:
那肯定是皇艺第一批申请截止的前两天,机构坐满了人,前一晚一帮人在机构通宵没有回家,系统关闭前几个小时整个一楼都是键盘鼠标的声音。
 
那种感觉就是觉得大家都在一起前行,一起向梦想迈去,每个人都疲惫不堪但眼睛里有星星,觉得很温馨也觉得很温暖。
 
Q:
在ARTSLINK零创学习的感受如何?
 
A:

我觉得很开心,很有提升,学习氛围也挺好,我觉得园区环境也很好,师很负责,感觉方向把控比较准确吧,Lily老师对我们这些复读生也一直挺关心的,爱你哦~

Q: 

分享一件在ARTSLINK零创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情吧?
 
A:
那肯定是皇艺第一批申请截止的前两天,机构坐满了人,前一晚一帮人在机构通宵没有回家,系统关闭前几个小时整个一楼都是键盘鼠标的声音。
 
那种感觉就是觉得大家都在一起前行,一起向梦想迈去,每个人都疲惫不堪但眼睛里有星星,觉得很温馨也觉得很温暖。
 
Q:
在ARTSLINK零创学习的感受如何?
 
A:

我觉得很开心,很有提升,学习氛围也挺好,我觉得园区环境也很好,师很负责,感觉方向把控比较准确吧,Lily老师对我们这些复读生也一直挺关心的,爱你哦~

导师:谷曙光

范范是个很乐观的女孩,但很多时候我会很心疼她的坚强。她想做个项目是跟自己的成长经历相关,展示了自己从压抑的痛苦到自我解放的历程。

 

她经常笑着跟我说,老师我觉得自己现在就是在一层层撕开自己的伤疤。那一刻我真的很难受,很想让她别做了。但她总会轻松地告诉我没事。


这个项目的过程虽然很“虐心”,但很开心我们做到了深入人心。

 

  • 文章标签
专题推荐MORE
Alternate Text
QS世界大学排名
预科留学
日本留学
Alternate Text


咨询热线:400-030-1631

在线报名